木然.

二次元少女的沙雕日常(•̀⌄•́)

<拉与>钥匙

来更新了!!!

严重oooooooc!  文笔渣渣

是甜饼!是甜饼!!(相信我!!!)

         下面正文

The longest way must have its close;  the gloomiest night will wear on to a morning. 

最长的路也有尽头,最黑暗的夜晚也会迎接清晨。

                   ——《汤姆叔叔的小屋》

 

 

 

清风撒过与一的脸,深棕色的发丝给与一带来一点微痒。与一伸手扒拉两下头发。深吸一口气走进了精神病院。

“与一医生。感谢你来我们医院。”破旧的办公桌上堆这两盆耷拉着叶子的植被。椅子上的人满脸堆笑的看着与一。墙壁残破不堪。整个屋子都散发着发霉的气味。窗外的乌鸦扑棱这翅膀发出一阵凄惨的叫声。与一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连忙回了一声就走开了。

与一是一名心理医生,见过无数的精神病人看到过他们自相残杀也见过他们的痴傻的表演。但是他唯独不想去治疗抑郁症人。他们不同与其他精神病人。他们静的可怕。整个人毫无人气。与一静静地走在抑郁症人住的病房门前的走廊。脚步声打在与一的心口上。与一走到一扇门前,悄悄的推开了门。里面只有一盏闪这昏黄灯光的蜡烛。墙上画满了类似小学生的画。昏黄的烛焰被风吹的乱晃把整个房间晃的更加诡异。他走向房间深处。这时一个人从与一的身旁探出半只胳膊把与一拉住。与一紧绷的身上颤抖了一下,机械般的转过了身。只见黑暗深处一个身影。那双毫无生机的红色眼眸盯着与一。

“你. ........是我的钥匙吗?”

与一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刚想开口发问那人便打断了他刚出口的话。

“呵...又来一个吗?”他松开与一的胳膊回到了黑暗深处。与一愣了愣才反应过来 。

“咦。我是你的医生。我叫与一。”他伸手以表来意。那人只是看了一眼便没再搭理与一。

与一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你叫什么名字?我们认识一下好吗?”与一悻悻然的问道。

“嘁。烦死了。”

“那你既然嫌烦就早点告诉我嘛。”与一笑嘻嘻的说道。

“哎呀知道了!拉库斯。”

与一得到满意的答案后才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留下了一张字条后走了。

等与一的脚步声远离房间后拉库斯才走到桌子前拿起字条

 

明天我还会来找你的哦!

 

拉库斯看了眼字条后什么也没说便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

“无聊。”

 

“呼!真是好险啊!”与一躺着宿舍里感叹到。他再回想今天和拉库斯的对话。

“他话好少啊。抑郁症人都这么沉默寡言的吗”与一喃喃道。慢慢地沉入梦乡。

 

今天早上阳光格外的好。丝丝阳光透过窗帘撒在拉库斯的脸上。拉库斯才慢慢地醒来。

“又是无聊的一天吗?”拉库斯盯着窗外。这时门被推开了。一道声音像清晨的阳光闯入拉库斯的世界。

“早上好哦!拉库斯!我给你带来了早餐。”与一笑着把手上的面包放在桌子上。

“食堂的饭太难吃了,所有我给你买了点面包。快吃吧!”与一拿起一个面包塞给了拉库斯。拉库斯抱着面包出了神。

“什么嘛 ...我这种人本来不是没人关心的吗?”

 

“咦?拉库斯不吃吗?很好吃的!快尝尝。”

拉库斯要了口面包。平时觉得甜的发腻的面包今天感觉却刚刚好。拉库斯慢慢地咀嚼着面包。肚子竟然有些饿。拉库斯不知不觉得吃完了整个面包。

“很好吃吧!我以前天天吃他们家的呢!”与一兴奋的对拉库斯说。

“难吃死了。”拉库斯擦了擦嘴说道。

“咦咦咦?没有吧?”与一着急的问道。手忙脚乱的样子惹的拉库斯一声轻笑。

“骗你的。”拉库斯轻轻的说。“我就知道我的感觉不会错的!”与一兴致盎然的说。

 

“有这么一个人。也不错。”

 

 

以后的每一天与一都来看望拉库斯。都会带一个面包。后来就和拉库斯渐渐熟悉了。有时拉库斯会和与一开点小玩笑。与一清脆的笑声和这个阴森的地方格格不入。拉库斯也渐渐地向与一敞开了心扉。

“与一。你有被家人抛弃过的感觉吗?”拉库斯问道。

“我?我有吧。我姐姐在我很早的时候就离开我了。”与一低下头手指不自觉的卷着衣角。

“啊?抱歉呀。”拉库斯连忙安慰他。这是与一拉住拉库斯伸过来的手。

“拉库斯.......没人说过你的眼睛很特别吗?”

拉库斯一时忘记收回被与一紧握的手。墨绿色的眼里倒影着拉库斯一人的身影。刹那间。拉库斯眼里又有了星辰。

 

 

“那个拉库斯想要出去吗?”与一问道。

“听说今天晚上有流星诶。”与一期待的说。“好呀。只要你想我就可以的”

“真的吗!那今天晚上天台见咯”与一冲拉库斯摆了摆手笑道。

 

笨蛋!流星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看才有意义呀。

 

“拉库斯你来了!”与一站在天台的护栏边上。晚风和煦。将拉库斯的眼前迷乱。他仿佛看到了他想一辈子守护的人。

“拉库斯快看!是流星!快许愿!”与一兴奋的闭上眼睛。拉库斯在一旁看着。心里的那一篇圣地被眼前的人不带一点犹豫的霸占了。他俯身吻上与一的唇。软软的。像晚上的黄昏,像早上吃的面包贪恋着那味道。

“我找到我的钥匙了。与一。”

占tag致歉

来来来!


前天的那个挑战一共有80热度!


找四对cp提供文梗!!


评论里见咯🙈🙈


(文梗勿用!谢谢!)


<拉与>问君(上)



我来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


严重oooooc    文笔渣渣


和这个宝藏一起联的文 @北草wwwwww.



           下面正文


“喂!小书生!天天看书累不累呀?陪我出去玩吧”拉库斯倚靠在窗前,嘴里吊这根细草。看着屋里正在背书的人调侃道。


“我再说一遍我是私塾先生不是书生!而且别来找我了!”屋里的人满脸怒气的站了起来随手拿起一本书朝他扔了过去。那人却灵活的躲开了。书不偏不倚的砸在拉库斯身后的树上发出一声闷响。


“哎呀~小书生下手可真狠。这要砸到我身上可不得了。”拉库斯从窗户上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弯下身子捡起落在地上的书。伸手递给了与一,与一看都没看直接伸手去抓。书没抓到却抓住了一双手。微凉的感觉传入大脑与一还没反应过来就从手的主人的方向穿来一道声音。


“小书生这么喜欢我呀!”拉库斯看着被小与一抓住的手笑道。小小的还很白。像刚出炉的白玉糕。让你忍不住想要一口。拉库斯鬼使神差的靠近与一的手轻轻的落下一吻。软软的,想被黄昏烤过的白云一样。鼻尖还萦绕这墨的幽香。手中的白玉糕就被抽走了。他抬眼一看。与一正在一脸震惊的看着拉库斯,满脸潮红墨绿色的眼里马上要出现泪水时拉库斯暗自不妙。只好手忙脚乱去哄与一。一会说说笑话,一会揉揉肩。与一都不搭理他。拉库斯左看看右看看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使出绝招。


“与一,你看。”拉库斯郑重的说道。


“嗯?有什么事快.......”只见与一话还没说拉库斯就抱住了与一。把头深深的埋在与一的肩膀里喃喃道。“别生气了嘛,你一生气我就很难受的......”与一愣时说不出话来。只能静静的任拉库斯抱着自己。


 


“抱够了吗?”与一问道。拉库斯慢慢地松开了与一弱弱的问道。“与一还生我气吗”


“你觉得呢?”与一看着眼前装傻的男生没好气的说道。


“那就是说与一没生气啦?我就知道这招很好使嘛。”拉库斯笑道。


“你!?快滚吧!”与一推开拉库斯说道。拉库斯也不恼。笑嘻嘻的翻过窗户回头给与一一个飞吻。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说来也巧。与一那天去上山去找逃课的同学没想到碰上了倾盆大雨。他连忙去找了个庙去躲雨。没想到还能来个美丽的邂逅。就在此和拉库斯结缘了。


 


 


思想的短暂跑矛让与一更加没心情去看书了。这时一个奴才跑过来递给与一一封信。信上写道。“望先生赏脸,请在明日三时来我府上欣赏百雀宴。”


与一盯着信疑惑。“我就是一个私塾先生,谁会邀请我呢?”


与一还是碍于面子参加了宴会。当他看到来人时差点没把刚才喝的水吐出来。


“拉.....拉库斯!?”



哈哈哈哈哈哈我好渣。


卑微


有小可爱知道怎么赚稿费的吗!!!


什么都可以呜呜呜


我快穷死了呜呜呜!!!


(跪求!!!!!)


<拉与>葳蕤如春

飞鸟症。全文1k+

是那个挑战了嘻嘻嘻

严重ooooooc   文笔渣渣

          下面正文

“拉库斯?拉库斯死了?”与一惊讶的看着小优。瞳孔微微缩起。他不敢相信那个他恨不得杀了的人会死的这么容易。他愣了几秒笑了笑。
“那我是不是象征性的要去看看?”与一无奈的摆了摆手。
“毕竟我最恶心的人死了,我真的好想开一场派对庆祝一下。”与一想到这里笑的天花乱坠。内心的欣喜一点都不掩饰表现出来。
“我都迫不及待的要看看拉库斯的尸体了,那我先走了。”他冲小优挥了挥手就出门了。
走在路上与一看到了一只白鸽停在他面前。他伸手接着了那只白鸽。他对上白鸽的红眸,白鸽歪着头看着与一。霎时对着白鸽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他顺了顺白鸽的毛。 “抱歉陪你玩不了。我要去见一个蛮重要的人了” 与一轻轻的把白鸽放到树枝上。转身离开。白鸽只是淡淡的看着他。血红色的眼眸里倒影着与一的背影。   “拉库斯。你死了啊。”与一抚摸着拉库斯冰冷的脸颊。拉库斯紧闭的双眼和发白的嘴唇昭示着一切的真实性。与一只是抚摸着拉库斯。手指缓缓地拂过拉库斯柔软的发丝。无力的垂到了一侧。手背碰到了一个滑滑的毛绒绒的东西。与一拿起来一看。是一片洁白的羽毛。他玩味的看着这片羽毛。金色的光撒在边缘。与一眯着眼观察着。手指扒拉了两下羽毛。轻轻的放到了拉库斯的胸前。 “和你一点都不像的颜色呀。”与一说完便离开了这个地方。 与一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嘴里哼着不合实际的欢乐颂。忽然肩膀一沉。他往旁边一看。那只白鸽正在安静的趴在与一的肩上。与一把它放到手中。轻点了下白鸽的头。怒笑道“你把我吓了一跳你知道吗?”
“让我差点以为他回来跟我又开玩笑了”。
  与一瞥见白鸽口中含着一根花。白鸽好像知道与一注意到了这朵花。低头把花放到与一手中便飞走了。
“真是一只奇怪的鸟。”与一盯着手心里的那朵花。定睛一看发现是一只桔梗花。他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笑着把花放进口袋里。心情好了一点。 回到家后他把那朵小桔梗夹在书中。在书上落下一吻。便上床睡去。
第二天早上。与一被清晨的阳光照醒。他伸了个懒腰,无意识的喊了声拉库斯的名字。慢慢地才意识到口中的人已经不在了。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身旁的位置好像在期待可以有一点温度可以说明那人还在。冰冷的温度传入手心与一才收回了手。他走去窗户旁。一道白色的身影撞入与一眼中。与一连忙去接住它。 “小白鸽!”与一震惊之余看到了桌子上的桔梗花。“是来给我这个的吗?”与一笑着说。 “谢谢你啦!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桔梗呀” “知道我喜欢桔梗花的只有那个混蛋一个人”
白鸽看了看与一走神便啄了啄与一的手。看到与一回神了便扑棱扑棱翅膀飞走了。 以后的每一天白鸽都准时的趴在窗前。还是衔着一朵桔梗。慢慢地与一和白鸽熟悉了便把白鸽放进来屋子里。白鸽很听话。与一干什么都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有一天与一对着白鸽说道。 “有时候真的觉得你很像他呀。其实我挺想那个混蛋的.......没他确实挺清静的但是又感觉少了点什么.......” 与一眼里攒满了大滴大滴的泪珠。说完意识到了什么手忙脚乱的摸掉了泪水。 “我真的疯了跟一只鸽子说话。”他扬起头不让眼泪落下来。白鸽还是静静的看着他。眼中的无奈和心疼却像水滴一滴一滴的打在无声中。 他飞到与一脸颊旁。像亲吻般的啄了下与一的嘴。飞到窗外时,晚霞撒落。拉库斯的身形渐渐浮现。他张开双臂搂住了与一。在与一的耳边轻声到。
“与一的心意我知道了哦,与一要好好的生活下去。那.......再见了。”
拉库斯消散在那一抹夕阳下。与一泪水早以滑落。晶莹的泪水和拉库斯混杂着。变成了一人的孤单 。

桔梗花花语:永恒的爱、无望的爱、不变得爱..




emmmmm要开学了,所以不常更新了。大概都是周六,周日更新。

谢谢大家一个暑假的支持呀!!!

<终结的炽天使>(聊天体)就是了不起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水的一篇

严重oooooooc    文笔渣渣

毫无逻辑🌚    和昨天的那篇连着嘞

       下面正文

【深夜】:那我说一下游戏规则吧。

【深夜】:“每个人说一件自己做过的事情”没做过的人要压下一根手指并且要喝一杯柠檬汁。

【优】:听起来不错诶~

【米迦】:那从我开始吧。

【米迦】:我亲过小优。

【红莲】:嘿嘿嘿我也亲过。

【优】:你这个混蛋什么时候亲的!?

【红莲】:你猜呀!臭小鬼。

(全员除了米迦和红莲其他人都放下一根手指并且面目狰狞的喝下一杯柠檬汁。)

 

【拉库斯】:到我了吗?嗯.........我没吃饱过!

(众人一脸嫌弃的看着拉库斯并且把一杯柠檬汁推给了他。)

【拉库斯】:你们人类的胃口这么小吗?

【君月】:只是你一个人胃口大而已!?

 

【君月】:我没谈过恋爱!

【与一】:.........

【优】:............

【拉库斯】:单身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月】:有对象了不起呀!?

(红莲,深夜,与一,米迦,拉库斯,优:就是了不起!)

(君月:我好像把自己坑了)

 

【费里德.巴特利】:我和克罗里上过床。

【米迦】:呵?!我和小优也上过。

【拉库斯】:+1

【深夜】:红莲昨天晚上还在我家里过的呢。

【小百合】:怪不得我昨天听到深夜前辈房间里.....

【拉库斯】:有事情!!

【米迦】:不妨说了听听。

【费里德.巴特利】:快讲!

【红莲】:你们他妈的想干架!?

【深夜】:快点说说你听到了啥?@小百合。

【红莲】:深夜我靠*****

【君月】:我记得这是个很纯洁的游戏。

(默默地喝着柠檬汁。)

(真酸.............)


我咕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终结的炽天使>(聊天体)有对象了不起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沙雕向。


严重oooooooc   文笔渣渣


我咋可以这么沙雕


【深夜】:好无聊啊~


【费里德.巴特利】:好无聊啊~


【拉库斯】:好无聊啊~


【与一】:都快晚上了,还无聊? @拉库斯


【拉库斯】:小与一你不懂~吸血鬼是夜行的哦~


【与一】:那你能不能走两步到我房间里说?非要发消息。


【拉库斯】:我懒得动........


【红莲】:老子都准备睡觉了。你们又开始了。


【费里德.巴特利】:夜晚才是欢乐的盛宴~红莲小心成为老大爷哦~


【红莲】:你他妈才是老大爷!


【费里德.巴特利】:我本来活的够久了。


【米迦】:.............


【优】:米迦还没睡吗?


【米迦】:还没。在等你。


【拉库斯】:你们够了。小与一我要亲亲才睡觉。


【与一】:亲沙发去。昨天晚上还没够?


【雷奈】:你们去打架了?


【费里德.巴特利】:好像是的~在床上哦~


【深夜】:哦哟~


【费里德.巴特利】:太无聊了我们来玩游戏吧


【优】:不!!!死都不!


【红莲】:我拒绝!


【与一】:又是什么黄色游戏呀!!?


【费里德.巴特利】:啊~你们好冷漠呀!我找攻们玩!


【克鲁鲁】:你一个受找一堆攻玩?


【费里德.巴特利】:女王大人要来吗?


【克鲁鲁】:好呀!反正无聊。要一起吗? @米迦


【米迦】:好吧 @优。一起玩吧


【优】:好呀!有你就好了。


【克鲁鲁】:.......我好像就喊了你一个吧?


【米迦】:没有小优我玩不下去。


【拉库斯】:听起来不错诶!一起玩嘛 @与一


【与一】:行吧。


【深夜】:加我一个。


【红莲】:算上我.......


【费里德.巴特利】:咦!?刚才好像有三个人说打死都不玩的呢


【红莲】:要你管呀!!?


【与一】:我想和拉库斯一起玩。所以就....


【优】:有米迦在我放心。


【克鲁鲁】:有对象了不起啊!?


【米迦】:嗯


【与一】:确定。


(克鲁鲁因为语言过激被踢出群聊)






明天更新游戏篇(开心吧!)


来来来!快来找我们玩!!!

木木家的魔鬼头头🍬:

不打tag啦

这里木木的催更基地都快来,我就是那个魔鬼头头🌚🌝 @木然. 

<拉与>在我灰色的青春里,遇见彩色的你(下)

和这个小天使的联文 @北草wwwwww.

严重oooooooooooc    文笔渣渣

    呜呜呜我烂尾了

         下面正文

“与一醒醒!快醒醒!”筱雅焦急的喊道。

与一睁开朦胧的双眼。周围已是黄昏。筱雅和小优坐在床边看着他。他环视四周。想要寻找那一抹身影。可是他输了。输的彻底。

“与一,与一?你在看什么?”小优看到与一走神便问道 。

“啊?没事的”与一扯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来敷衍。脸上的疲惫和长时间的缺血让与一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弱不禁风。他现在就像一个用蛛丝缠绕起来的木偶。破旧不堪又要强迫自己上台表演。自己看来是一场完美的表演却在别人看来是一场滑稽的小丑表演。每一个镜头都让人捧腹大笑。卑微着又不自知。还咧开嘴角冲他们微笑 。

“哦。早乙女与一,你怎么这么恶心。”

“对呀!我生下来就这么恶心。可笑吧。”

 

与一捂住脸放肆的笑了起来。笑到喘不上来气。笑到想从这里跳下去。他真的很想看看拉库斯在看到自己这幅模样的时候的表情。厌恶?像看到垃圾一样的表情。一副恨不得要拒之千里的样子想想都好笑极了。

“你才是最恶心的。”与一笑到眼泪都飙出了。泪水刺激着伤口。刺激着与一的心脏。如同那日的语言像刀一样把与一弄的更加肮脏。

 

“与一...与一....与一!”拉库斯在梦中惊醒了。他烦躁抓了抓头发。

“靠!”拉库斯最近老是做梦梦到与一。吸血鬼是不需要睡觉的但是拉库斯喜欢睡着的感觉。在梦里他可以不需要担心什么。也不需要考虑什么。

“他想去找与一”找到他!占有他。这时雷奈拿给他一包血袋。他尝了一口。便不喝了。他想要喝与一的血。他刚想出去就想到是谁把他逼走的。

“是我自己呀。”拉库斯自嘲的笑了笑便转身把血袋喝了个精光。

 

拉库斯越想忘掉就越是发疯般的想念。想到与一的笑容。与一的窘迫。与一告白时的脸红和那张失望的脸在拉库斯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想起找他却望而止步。因为他不配。他拉库斯有这个资格吗?

 

 

 

【两年后】

 

“喂!拉库斯你听说了吗?就是你前几年养的家畜死了。”

“嗯?我养的家畜多了去了。你说的那个?”

“就是那个月鬼组的,好像叫早乙女与一。”

拉库斯心里猛地跳了下。不安的感觉瞬间。占据整个大脑。他跑到人类的管辖区里寻找着与一的身影。他大声喊着与一的名字好像能像以前一样有人可以应答。可是为时已晚。

“你还有脸来!”拉库斯寻声看去。只见小优和他的同伴们站在他身后。小优看到他后不由分说的冲上去给了拉库斯一拳。

“你知不知道与一因为你死了!”小优看着眼前的吸血鬼大喊道。

“他死了!?不可能!他不可能会死的!”拉库斯抱着头疯了一样叫着。

“他死之前让我给你说,他要你好好活下去。”小优说完便转身离开。谁知拉库斯拽住他的脚踝哀求道。“让我看看与一好吗?求求你....”

小优自嘲地冲拉库斯笑了笑“在战场死的人哪还能找到尸体呀?”




说写刀就写刀 @木木家的魔鬼头头🍬 🌚

<克费>沉沦

是辆小破车🚕🚕🚕

严重oooooc   文笔渣渣

怀孕play  浴衣梗   🌚🌚🌚

评论里见  再被屏蔽我就私发🌚🌚

怀孕梗是这几个魔鬼点的 @勋家小妹  @幼稚园老大  @夏泣千雪  @怀孕的蓝曦臣  @木木家的魔鬼头头🍬

浴衣梗是这个小魔鬼点的 @仙女小妹妹

小天使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欢迎在评论里说哦
我好给你们写出更好的文来(爱你们)

因为要开学了,想看的小天使可以去搜我的微博。(微博名字在置顶)